老伯酒驾致妻子重伤 悲剧背后彰显司法温情
作者:钟园园 发布日期:2018-07-23 新闻来源:平阳县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字号:[ ]

浙江检察网平阳讯 “这几个月来,检察官同志真的帮了我很多,我终于被判缓刑了,一定会用余生照顾好我老伴儿!再也不干糊涂事!”7月1日,胡某某如愿被判处缓刑。庭审结束后,这位年仅近七旬的老人紧紧握住承办检察官的手,热泪盈眶……

胡某某口中的老伴,正是这起案件的被害人。几十年如一日恩爱和睦的夫妻俩怎么就变成了犯罪嫌疑人和被害人的关系了呢?

事情还要从一起交通肇事案说起。今年4月,67岁的胡某某午饭后喝了两瓶啤酒,寻思着自己酒量尚可,开着电瓶车去村里办事应该没事。于是,一向体贴的胡某某顺带把正要出门办事的老伴陈某某也捎上。哪知,电瓶车刚开出去没多久,就在胡某准备借道快速通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因避让不及,与在车道内正常行驶的一辆小轿车发生了碰撞,胡某某与老伴陈某某翻车倒地,老伴头部着地,大量出血。送医后,经手术,老伴的命算是保住了,但从此瘫痪,生活无法自理……

胡某某深知自己因一时侥幸干了糊涂事,让老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自己也将面临法律的制裁。于是,胡某某主动到当地公安局投案。经查,胡某某有酒后驾驶且无证驾驶二轮摩托车的情节,还在借道通行时未避让在其本道通行的车辆,违反了交通规则,被认定应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基于被害人陈某某的伤势已构成重伤,胡某某的行为触犯了刑法,构成交通肇事罪。

该案被依法移送至平阳县检察院公诉部,当承办检察官拨通犯罪嫌疑人胡某某的电话准备依法传唤时,却被胡某某告知“检察院我去不了,你得来我家里对我进行讯问。”配合调查本是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胡某某却理直气壮要求检察官上门“服务”,这背后是否有难言之隐呢?

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承办检察官与助理驱车1个多小时赶到了胡某某的家中进行讯问。承办检察官发现胡某某家境并不宽裕,为了方便老伴,他在自家一楼狭小的房间内铺了张小床,床与房门之间用布帘遮挡。老伴就安置在小床上,因为脑部受伤,丧失了语言能力,只能眨眨眼睛,全身已无法动弹。

结束讯问之时,天已黑。回程路上,经办检察官和助理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们决定要为这对可怜的老夫妇做点什么。于是,他们又回到了办公室,立马联系了负责司法救助金申请的同事并向他说明了情况。 

负责司法救助金申请的检察官得知情况后,立即对胡某某进行家访,进一步核实情况。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司法救助金是针对被害人的救济,通常是以被害人名义申请,但本案被害人丧失语言能力与书写能力,配偶又恰是本案犯罪嫌疑人。让犯罪嫌疑人提出申请,是否符合法定程序?承办检察官查询相关法律条款后,决定将依法办案与司法救助结合,创新检察环节的“枫桥经验”,探索综合性司法救助模式。于是,检察官提出了通过其他近亲代为申请救济金的想法。

随着对胡某某一家了解的深入,难题又来了。陈某某子女均为生计常年在外打工,无法回家照顾瘫痪的母亲,也无法在短期内赶回来处理救济金申请事宜,相关申请救助金事宜只能暂时被搁置。于是,经办检察官再次联系了胡某某子女,并通过电话笔录形式对几人的谅解意愿及授权意愿进行了核实。不久之后,被害人子女便分别签署了对胡某某的谅解书和委托胡某某代为申请司法救助金的委托书,并通过邮寄等形式送达我院。

今年6月,胡某某终于领到了2万元司法救助金,解了燃眉之急。拿着这笔钱,憨厚寡言的胡某某激动地连连向检察官鞠躬致谢。

经过多方努力,胡某某顺利领取到了司法救助金,但是经办检察官纠结的心始终不曾放下。一方面,胡某某一旦被判刑,家中的老伴就会陷入无人照顾的境地。另一方面,胡某某酒后无证驾驶机动车的情节显然不符合情节轻微作相对不起诉的规定,必须对胡某某提起公诉。

法不容情,法外亦有情。承办检察官积极收集、整理了胡某某与被害人陈某某的相关情况证明材料,精心准备公诉意见书,最终在庭审上赢得法官的认同,对胡某某判以缓刑。

胡某某终于得偿所愿,能够用余生照顾老伴,而这一结果,也彰显了检察机关的关怀和温情。于是,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