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化雨 雏燕归来
————记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检察院春燕办案组
作者:李春慧 发布日期:2014-06-06 新闻来源:湖州市南浔区人民检察院 浏览次数: 字号:[ ]

  2012年6月,南浔区检察院成立了“春燕办案组”,5名80后女检察官,开始面对一些在人生路上迷失方向的未成年人。
  如何帮助他们吸取教训,修正人生的方向,这是“春燕办案组”女检察官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章春燕、万钰、沈勐儿、孙费雯、徐芳芳,5名女检察官时刻将孩子的未来放在自己的心头,她们孜孜不倦地付出,只为了“春风化雨,雏燕归来”。
  2013年,南浔检察院成立了全市首个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标志着南浔区检察院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又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为了孩子 多一点耐心

  为加强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2012年6月,南浔区检察院成立了“春燕办案组”,寓意《孟子·尽心上》中的“有如时雨化之者”,旨在通过春风化雨般的教育使涉罪未成年人早日回归人生正途。
  办案组的首批成员,是5位80后的女检察官。
  章春燕是其中的一名女检察官,她从业9年来,专门负责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在工作中富有爱心、又耐心细致。
  章春燕说“我们所接触孩子的时间很短,但是我想尽可能地挖掘他们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背后的原因,希望和他们多谈谈心,将一些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灌输给他们,这对我来说,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内容,但对于他们,或许会影响一生。”
  在提审时,章春燕一直坚持,除了解案件事实、关键情节之外,不遗余力地追寻犯罪嫌疑人犯罪的深层原因,譬如家庭背景、文化程度等。在庭审时,也总是特别珍惜公诉意见这一环节,力求通过透彻的分析,使被告人真正认识到错误。
  2009年,在一起涉黑案件中,章春燕参与审查了25本卷宗,提审犯罪嫌疑人18人,其中有5人是未成年人。在提审过程中,这几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认为自己只是在社会上游荡,并没有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他们想不通,只是认识了“大哥”,之后出于兄弟情义,帮“大哥”跑跑腿,怎么就成了犯罪?因此在提审中,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没有犯罪。
  对此,章春燕耐心地告诉他们,如果是出于兄弟情义,帮“大哥”跑腿,的确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大哥”如果让你们帮助做违法犯罪的事,那难道就不是违法?如果大哥真的在乎“情义”,为你们好,怎么会要求你们去干违法的事?就是这样字字铿锵、句句肺腑的话语,让这些涉罪未成年人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法庭上,流下了忏悔的眼泪。
  正因为这份真诚的眼泪,让章春燕相信,他们会吸取教训,今后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一年后,其中一位涉罪未成年人,在监狱里给章春燕写来一封信。他说,“谢谢你,检察官,你在提审、开庭时对我说的话,对我有很大的触动,我认识到以前的生活方式太过自私,我已开始学会反省,不会再犯。”
  章春燕说:“尽管我们和他们接触的只是在办案期间,但如果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就会让他们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少走弯路。”
   
  为了孩子 多一些柔情
   
  严厉、柔情,这两种态度同时体现,或许有些矛盾,但是在检察工作中,检察官们对待未成年人,用的就是这种态度。
  沈勐儿也是这个团队中的一名女检察官,80后的她,已经是位年轻的母亲。她说,“或许是自己有了孩子,每次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时,总忍不住想,要是我的孩子也遇到这样的事该怎么办”,将心比心之下,这位年轻妈妈在办案中,总是会多一些劝诫,多一些柔情。她说,“只有发自内心的悔改,才能让他们重新起步”。
  2012年3月的一天晚上,17岁的小张伙同他人持刀在南浔抢劫了一台赌博机。提审时,小张远在贵州的父母因有事没有赶来。沈勐儿告诉小张,想要联系他的父母。而小张只是漫不经心地说,“他们很忙,不会来的”。
  因为这句话,沈勐儿就知道,小张心底一定是特别在意父母,或许亲情的教育能让他进行深刻的反思。于是,她想尽办法,联系上了小张的父母,在她的劝说下,小张的父母从贵州赶来。沈勐儿立刻安排了他们的会面,一见面,小张母亲就忍不住抹眼泪,而小张看到铁窗外的父母,顿时也痛哭流涕。而看到一蹶不振的儿子,夫妻俩一边责骂,一边嘘寒问暖,双方都流下了心碎的眼泪。
  “在某些涉罪案件中,父母对孩子其实并不是不关心,只是不懂方式方法,没有很多的精力管孩子,从而忽略了孩子们的想法,有的孩子就是因为父母不关心,因而走上了错误的道路。在这种状态下,我们检察官在晓之以理的同时,再动之以情的话,往往特别奏效。”
  最后,小张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听到宣判,小张对沈勐儿说,过去的已经无法改变,今后我一定好好做人。
  在态度上对未成年人刚柔并济,在办案中,检察官却尽量“以柔克刚”。对初次犯罪、情节不严重的未成年人,都采用非监禁化、非刑罚化的理念,申请相对不起诉、附加条件不起诉。
  未检科成立以来,共受理审查起诉案件72件107人,其中41件轻微刑事案件,强化对涉罪未成年人的教育挽救,一年多时间来共不诉9人,为被不起诉未成年人建档,定期回访。
  17岁的小沈就是这种情况,他是从安徽到湖州来打工的,因为玩游戏,盗窃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告诉检察官,他的父母是重组家庭,因此他早早出来上班,平常也没有家人告诉他黑白是非。检察官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多次给小沈的父母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多关心儿子,并说了一些平常的教育方式,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事后,小沈跟着父亲做起了装修,家庭关系融洽了不少。检察官给小沈父亲的工友打电话,他们都称小沈的表现不错。这样的改变,让检察官由衷地感到高兴。
   
  为了孩子 多一份责任
   
  南浔区检察院成立了全市首个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后,意味着对未检工作的要求更高。她们的工作,往往关系到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和前程。
  今年年初,有一个未成年犯罪嫌疑人陆某,云南籍人,他的户籍证明,出生年月一栏显示1996年9月7日,他的作案时间是2012年10月2日。这个时间点引起了办案检察官的警觉。因为如果9月7日是公历,那么无可厚非,陆某犯罪时年满16周岁,可以构成盗窃罪。但是一旦陆某登记的9月7是农历,那么则意味着其犯罪时未满16周岁,就不构成犯罪。陆某本人包括当时参与制作笔录的姐姐均表示陆某的出生年月是公历,是正确的。公安机关也对陆某的父亲作了询问笔录,笔录中陆某父亲称其儿子的出生年月户籍登记的是正确的,确实是1996年9月7日。
  细心的检察官发现了一个细节,陆某父亲的证言中没有提及该出生日期究竟是公历还是农历。春节后,检察官再次询问了陆某的父亲,在交谈中,陆某父亲称:我儿子的出生年月是正确的,我们老家的老历应该就是这边的公历。随后,检察官又问:那现在按你们老家的老历是几月啊?他说:春节一月啊!
  问题一下就出来了,原来陆某老家所谓的老历恰恰是农历。在之后调取的陆某出生时记录的原始资料显示:其出生年月为乙卯时,戊子日,戊戌月,丙子年,对应农历一九九六年九月初七,公历1996年10月18日。
  倘若当时不是细心的检察官再三询问,小陆就将被判刑。检察官说,这一次平常的办案经历,给她敲响了警钟,不管工作年限再长,再有工作经验,只要在办案一线,必须坚持为每一个案件牵肠挂肚,容不得半点马虎。
  调查这些证据,其实并不简单,意味检察官们要赶赴当地调取材料,询问情况。但考虑到这些细节将影响到他人的一生。南浔区检察院未检科的检察官们还特地联合公安机关特别制定了一份意见书,要求对未成年人年龄证据要穷尽一切司法调查取证手段,将明细到出生证明、骨龄鉴定意见书、人口普查证明、入学信息、疫苗注射登记信息,接生人员、同学等人的证言。
  这一工作举措也获得了社会各界肯定。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